当前位置:首页>明星娱乐>访谈>正文

王全安回应"白鹿原"质疑:生命里,情欲我们最关心

2012-09-19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娱乐 点击:

分享到:

导读:自1993年小说《白鹿原》问世,话题、质疑、盛赞一直伴随着这部中国史诗,关于左右、情欲、变革、寻根的讨论延绵不绝。记者:《白鹿原》在柏林电影节放映的时候很多西方的声音质疑“故事缺乏感情,太晦涩”。

  自1993年小说《白鹿原》问世,话题、质疑、盛赞一直伴随着这部中国史诗,关于左右、情欲、变革、寻根的讨论延绵不绝。而电影版《白鹿原》的问世也遭到许多质疑,日前,导演王全安接受采访,回应了质疑。

  “删了20分钟结尾的戏”

  记者:最终上映的版本是156分钟。导演去年还说分上下集公映,为什么没有实现?

  导演:220分钟的版本是我从导演角度上的追求,公映还要考虑发行的问题。两个半小时还能排片,3个小时是无法排片的。如果分上下集,我们又不同意像《赤壁》一样分开放。220分钟的导演版我希望以后可以出DVD。

  记者:从220分钟到156分钟,是否删减过度导致观众看不懂?

  导演:不会,156分钟的版本主要是节奏变快,还有删了20分钟结尾的戏。220分钟的版本一直拍到1949年之后,白孝文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后起义参加共产党,跟着打日本人。解放后他当了滋水县长,最终回到白鹿原,不顾白嘉轩求情奉命处决当土匪的黑娃。而公映版本就截止到日本人的炮弹打进白鹿原。公映的版本更符合年轻人的喜好。

  记者:从题材到镜头语言,《白鹿原》很像“第五代”作品,这是一种回归还是一种“过时”?导演:很多人对第五代最深的印象就是壮烈而精美的画面。如果这么说,《白鹿原》做到了。在我看来第五代导演的内心世界跟电影的联系不那么紧密。因为受教育和环境的限制,他们的自我很弱,可能什么东西在当下有利他们就去做什么。

  “田小娥讲的是人的情感,适合电影讲”

  记者:《白鹿原》原著的主人公是白嘉轩,但电影里田小娥戏份极重,甚至有人戏称拍成了《小娥传》?

  导演:《白鹿原》人物众多,在电影的容量里如果平摊到每个人身上根本讲不透。白嘉轩身上道义、礼教的东西在电影里可以拍,但并不是最合适的。田小娥这条线给我们印象很深,因为这条线讲的是人的情感,这种东西是适合电影讲的。

  记者:两个半小时讲述两个家族跨越几十年的故事,是否会面面俱到又哪个都没讲透?

  导演:《白鹿原》不好改编,它是两条线并进的叙事,我也可以干脆就拍成《田小娥传》,可能从电影的角度来说它更纯粹,可是如果这样做就太泄气了。小说的厚度、价值,它承载了这样一个很沉重的主题。如果真拍成田小娥和几个男人的故事,你也会觉得似曾相识,没有新意。

  “在生命里面,情欲是我们最关心的”

  记者:预告片中充满着大量田小娥和不同男人的情欲画面,把《白鹿原》归纳成“情色”是否有失偏颇?

  导演:我们剪了6集预告片,关于小娥是其中一集,但这集出来后大家就对别的东西毫无兴趣了,这个现象本身也很引起我思考。可能在生命里面,情欲恰恰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食色性也无可厚非,现在能吃饱,食已经不是一个问题,情、色、欲望这种东西的需求就变得特别重要。

  记者:《白鹿原》在柏林电影节放映的时候很多西方的声音质疑“故事缺乏感情,太晦涩”。

  导演:西方有这样的声音是自然的。《白鹿原》从不能拍到现在可以拍,已经是一个变化。西方要了解东方,那你必须对它有更多知识,然后才能搞懂来龙去脉。在柏林,一些资深学者说他们知道这个电影对于看待中国近代历史是太丰厚的范本,因为他们有相关的知识储备和常识。

王全安回应"白鹿原"质疑:生命里,情欲我们最关心
王全安回应"白鹿原"质疑:生命里,情欲我们最关心